位置: 永利游戏网站 财经 美国财政悬崖风险被高估

美国财政悬崖风险被高估

author:弘薛诔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1

近日,美国财政部表示,预计联邦政府公共债务总额将在年底达16.4万亿美元的上限,并敦促美国会进一步提高该上限,同时表示即便短时间内国会未达成协议,美财政部可采取一些临时措施使联邦政府运营至2013年初。

当前美国公共债务一直牵制着经济与金融市场走势。市场预计,一旦美国会无法在期限内达成类似于去年8月的妥协方案,美国将面临无米下炊的短期违约风险,美国债收益率曲线走高,美元承压,失业率再度飙升,美国经济减速甚至衰退,并对全球经济构成冲击。

坦白说,市场的担忧是去年美国政府和市场向国会发出威慑的翻版,而不是美国即将面临的现实。一则美国会两党不会冒险把美国置于财政悬崖,使美国面临短期违约风险;一则财政悬崖会令美国经济再度衰退的可能性并不大。如目前两党在终止工资税赋减免和终止经济刺激计划并不存在根本分歧,分歧主要集中在,终止布什减税方面的分歧中对富人征税问题,及《医保法案》增支增负等分歧。可见,两党并不存在全面对峙性冲突,即便在争议领域未达成妥协,两党至少也很容易达成临时性妥协,以避免财政悬崖。

当前市场的担忧,更多是基于美国联邦公共债务高企的不可持续性,而非主要担心对经济的拖累。如目前美国经济之于全球经济几乎是唯一的增长亮点。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增长2.2%,而欧盟则为-0.2%,并对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巴西的经济增速分别下调了0.3、0.4、2和1.6个百分点,美国为发达国家中唯一实现增长提升的国家,同时提高了美国明年的增长预期。

具体而言,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出现了诸多亮点,金融危机以来遭遇的创伤正在愈合。以房市为例,主要的房地产指数都处于上升态势,房市触底回升的迹象相对突出,如房屋销量趋向上涨,销售速度加快,房屋建设也有所恢复。而家庭债务已从GDP的100%下降到了87%,接近长期趋势水平,尽管家庭债务的减少主要源自债务减免,而非债务偿付,但家庭债务的下降无疑会增加家庭未来举债之可能,进而使债务紧缩、信贷紧缩有所缓和。同时,目前美国劳动就业率也出现趋好态势,如最近美国职位空缺率(空缺职位与总就业之间的比率)恢复到衰退前的2.7%之水平,透射出美国就业率市场有所改观。

不仅如此,当前美国经济增长主要源自私人部门经济活动回暖,这与美国赤字刺激计划下经济复苏萎靡形成反衬,进而反映倚重凯恩斯式刺激的经济复苏之所以羸弱,源自其不仅对私人部门产生挤出效应,干扰经济和市场的风险定价,扭曲资源配置,而且带来的是增长错觉。因而终止经济刺激措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减速效应不会太显著,而对美国削减赤字和公共债务则效果明显。这就不难理解美国两党对停止经济刺激措施不存在根本分歧之缘由。可见,当前美国政府需重点考虑如何消减财政赤字,而非继续财政刺激。

如果说去年夏季美国经济复苏的羸弱,导致美国会两党财政僵局本质上是对峙式理念之争,妥协空间较窄;那么在美国经济复苏虽温吞但相对扎实的背景下,是次美国两党在财政预算上的博弈,相比去年分歧更小,更容易达成妥协;同时博弈的聚焦点也将倾向于如何减赤和公共债务可持续。因此,目前适度的结构性减税(对穷人减税、对富人税赋恢复正常)及财政减支等问题上,两党的分歧已收窄,这意味着美国陷入财政悬崖风险概率相对较小,且除非私人部门经济活动出现反转,否则收紧财政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中性。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