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永利游戏网站 财经 发改委酝酿民间投资指导目录 可能涉及垄断行业

发改委酝酿民间投资指导目录 可能涉及垄断行业

author:颜凉柁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青林

  一份“鼓励民间投资的产业指导目录”正在由国家发改委酝酿之中。这将可望成为刺激经济和保增长的下一波重要措施之一。

  据接近发改委系统的人士透露,这份目录将可能涉及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社会事业、金融服务、国防科技工业,以及其它一些垄断行业。目录将就民间投资进入这些领域的具体范围进行划定。

  “在以政府项目牵头拉动第一波投资高潮之后,民间投资能否接棒跟进,正在成为这一轮经济复苏能否持续的关键所在。”一位参与该项政策制定的知情人士解释说,因此,决策层近期可能将刺激经济的新一波政策重心,锁定在激活民间投资方面。

  据悉,除上述指导目录外,国家发改委还将在投资补贴、贷款贴息、财税、土地、政府采购等方面研究酝酿一系列鼓励民间投资的配套政策,如对于符合国家鼓励发展方向的民间投资将适当延长土地出让金支付期限等。

  产业目录界定行业准入范围

  据悉,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此番行动,是为落实国务院领导不久前提出的“拿出鼓励民间投资的新办法”的要求。不仅国家发改委,接到相同任务的部门还包括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工信部、银监会等。而作为制定新政的准备工作之一,日前国家发改委已组成调研组奔赴各地,其中就铁路领域如何促进民间投资展开专门调研。

  鼓励民间投资,首先是扩大民资的市场准入范围。“从现状看,公用事业、社会事业、金融服务这些领域,民间资本的进入还很不充分。”上述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说。

  为此,国家发改委在酝酿的鼓励民间投资的产业指导目录中,将考虑就公用事业(市政建设等)、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医疗、教育服务等)、金融服务、国防科技工业,以及垄断行业六个领域公布明晰的准入标准,明确准入时限,并拟定分行业的鼓励和扶持政策,包括放宽股权比例限制等措施。

  怎样理顺和合理调整公共产品价格,也是鼓励民间投资背景下需要配套考虑的问题。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对垄断行业、公共服务等领域价格管制进行适度调整,解决民间资本进入公用事业、社会事业的动力问题。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发改委酝酿中的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还提到要广泛运用市场机制,创新投融资模式。比如实行投资主体、运营主体招标制度,积极运用BOT、TOT等投融资模式,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项目融资等各种方式,参与公益事业和基础设施项目建设。

  “鼓励类”民资项目

  可望缓交地价款

  上述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透露,除产业指导目录外,一系列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设想也已被提出。

  如进一步合理界定政府投资范围,以扩展民间投资的市场空间。其中,进行相应的投资体制改革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措施。

  同时,国家发改委正在积极酝酿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即重新调整《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04年)》的内容,缩减政府核准范围,下放核准权限,充分发挥市场和社会的积极作用。

  国家发改委还将要求各地方主管投资的部门也要尽量下放核准权限,扩大地方政府的备案管理范围。

  发改委也在研究采取投资补助、贷款贴息、税费减免、土地使用政策优惠等多种方式,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加大技术研发和改造升级的投资力度。其中包括实行有利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的土地管理政策。

  “对于符合国家鼓励发展方向的民间投资,将可能适当延长土地出让金支付期限。”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比如新出让土地的出让金全部付清的规定期限,可能延长1年等等。

  私人投资临危“接棒”

  促进民间投资新政的制定,是在宏观经济紧要时点上的一枚关键落子。

  自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出台以来,刺激政策的可持续性问题一直为各界所关注。在政府扩张投资拉动内需之后,市场驱动的民间投资能否及时衔接,被认为是中国经济能否真正复苏的要害所在。

  而近期的一些迹象似乎显示了民间投资回暖的些许“绿芽”。天相投顾6月15日的一份报告显示,1-5月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同比增长40.6%,增速较上月提高1.3个百分点,而非国有投资同比增长27.7%,增速较上月提高3.2个百分点,国有投资和非国有投资增速的剪刀差缩小至12.9个百分点,显示民间投资受政府投资带动正在迅速恢复。

  “私人投资已有跟进迹象,经济内在投资动力有所恢复。”中信证券近期一份研究报告分析道。

  不过,民间投资回升的可持续性仍不明朗。“目前私人投资的回升,是对前段时间过度调整的一个反弹、纠正,我们还看不到私人投资持续复苏的前景,背后的支撑力量还不具备。”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斌对本报记者表示。

  现阶段,中国的民间投资主要集中于出口导向的制造部门、低端服务部门和房地产领域。在出口前景依旧黯淡,房地产泡沫风险在上升的当下,民间投资面临严峻的困局。

  “因此现在是个很关键的时期,不能等到房地产市场泡沫真正破灭了才来考虑如何填补可能出现的民间投资空缺。”张斌说。

  国家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高辉清认为,在已有市场规模下,如果民资被允许进入的都是一些过剩的、不获利的产业,那么民间资本肯定启动不起来。无论是从近期保增长,还是从长期调整结构的改革目标出发,只有开辟新市场,开放民间资本更多地进入利润丰厚的垄断行业,才可能真正带来转机。

  “市政和公共服务领域是有市场需求的,而且是真正的内需。”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晓晶说,从消费需求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可持续的投资,目前市政和公共服务领域恰恰处于供应不足的状态,可以作为启动持续性投资的有效领域。

news_keyword_pub,stock,sz399320&sh600030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