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永利游戏网站 永利官网游戏 父母寻子QQ群:能够找到儿子就像中了彩票(图)

父母寻子QQ群:能够找到儿子就像中了彩票(图)

author:太史芋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06

  失去孩子的父母互相加油鼓劲。

  内江人邱世伟还在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

  3月18日,兰明秀和儿子李伟乘坐飞机回到四川,在众多迎接他们归来的人群中有两名中年妇女,她们不是这对母子的亲戚,但都是专程提前一天从外地赶过来的。

  她们是同样丢失孩子多年的两位母亲――吴有秀和蒋文俊。蒋文俊的儿子在7个多月大时,在北京火车站丢失。吴有秀5岁的儿子陈杰在昆明的一个菜市场丢失。这些年来,通过网上的一个寻子QQ群,她们和兰明秀成为了寻子路上的“战友”。

  谈起专程赶来的原因,吴有秀说,按照惯例,每当群里有人找到孩子,附近的群友都会赶来祝贺。同时,孩子被找到必然会受到社会的关注,她们随身带着孩子的照片和资料,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寻找得到关注。

  兰明秀说,她能够找到儿子,就像中了彩票。这些年来,在连接起他们这些父母的QQ群里,有人已经放弃,有人抑郁离世,但大多数都还在坚持,有着太多的故事,只有群里的人才会知道。

  寻子QQ群

  孩子是唯一话题

  在兰明秀和儿子相认的现场,40多岁的蒋文俊不断地向媒体记者散发着名片,上面印有孩子的名字和照片。1995年,蒋文俊的儿子只有7个多月大,在北京火车站被人拐走,20年来,她只要看见记者、警察,就会将一直准备在兜里的名片发给他们。她的手中时刻攥着手机,并时不时拿出来看看“宝贝回家”的QQ群,生怕遗漏了一条消息。

  2013年1月,蒋文俊加入了QQ群,群里已有400多对父母,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的群名都是以“寻子+娃娃名字”或“寻女+娃娃名字”为格式。大家在群里互相交流信息,提供线索,“只要群里说哪里有娃娃的消息,就有人表示要去。”

  每晚9点后,父母们就聚在群上说一会儿话:“我梦见娃娃已经是20多岁的帅小伙”、“娃娃会不会睡在大街上乞讨,会不会得什么病”……紧接着,大家就相互打气:“孩子还在等我们,我们要有信心”“大家要保重身体,才有精神找孩子”……吴有秀说,在这个群里,孩子是唯一的话题,除此之外,彼此很少倾诉心事,各自家的情况也不会多问,“因为大家都知道,没了孩子的家庭,或多或少都已破碎。”

  有的QQ头像

  再也没有亮起

  吴有秀说,在这个QQ群里,每一年,都有人来又有人走,来的是和她一样经历了失子之痛的人,走的则是已经绝望的人。

  吴有秀还记得,2013年底,一位父亲在群上留下最后一句话“感觉没希望了”,便退群离开了,而他已经寻找了儿子7年;同年,一位父亲留言“生了一个男孩”后,也退群了……还有的头像则再也没有亮过。今年2月,一位父亲因抑郁症去世,他的妻子在群上说,找不到孩子,他感觉没希望了。接下来几天,群里好多人都没有说话。

  兰明秀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悲伤的群体,每个人的心理防线脆弱到随时都可以被打破。

  艰难的选择

  生不生第二个

  永远是个问题

  在这个QQ群里,有一个问题是很多家长害怕面对的:生不生第二个。

  吴有秀的孩子已经丢了10年。事发时,她和丈夫带着儿子在昆明打工,5岁的儿子在这期间被人拐走了。当初,是她坚持要把孩子留在身边,这些年她受到很多责备,心里也很愧疚。

  为了找孩子,吴有秀整天精神恍惚,无心上班,尽管丈夫劝她顺其自然,生活还要继续,但她清楚,丢孩子这事谁也无法释怀。在丢失孩子两年后,吴有秀和丈夫有了第二个儿子,但这个事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结,她有时会觉得这是对丢失的大儿子的背叛,她一直没有扔掉那张寻找大儿子的牌子,“只要没找到,我就会继续找下去。”

  内心的悲喜

  别人找到孩子

  看到希望但也失落

  这几年来,群里有10多对父母找到了孩子。有时,群里的一些人会一起去接孩子回家,“那场景就好像每个人都成了孩子的爸妈一样”,吴有秀说。

  今年3月初,在找到儿子李伟时,兰明秀只在微信上告诉了有限的几个人,她说自己很幸运,就像中了彩票,但是还有很多人没有找到孩子。在得知兰明秀找到儿子的消息后,与她相熟的蒋文俊彻夜未眠。10多年来,她特别愿意看到孩子和父母相拥的那一刻,因为看到了希望,总觉得下一个找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但这个幻想一次次破灭。后来,当再次见到此番场景,一阵高兴后就会陷入长时间的失落中,“为啥这点希望还不是我的?”

  兰明秀说,10多年来,她和同伴都经历了这种内心的煎熬,儿子虽然找到了,但她不会远离这个圈子。她想搭建一个志愿者平台,集合自己这些年来所有的社会资源,寻找被拐儿童。

  人贩子往人多的地方钻

  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处处长蒋晓玲: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什么情况下,儿童最容易被拐?

  蒋晓玲:早期在农村等地区,人贩通过传统的“买东西”方式进行诱骗。近年来,人贩子混迹于促销会、灯会等大型集会,以及农贸市场、妇女求职场所,趁人群拥挤、儿童与亲人走散时,设法将其拐走。

  华西都市报记者:目前我省寻找被拐儿童主要采取什么办法?

  蒋晓玲:从2012年起,四川推出了被拐卖和失踪儿童快速查找工作规范,明确14岁以下的儿童和18岁以下的妇女失踪,公安机关应该第一时间立案。

  从2014年开始,四川公安建立了打拐微信群,群员来自省公安厅打拐办和21个市州的34名打拐骨干民警。一旦搜集到关于失踪或被拐儿童的线索,他们会第一时间发到群中,由各地认领后展开实地核查,24小时内反馈情况。

  同时,公安机关会对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流浪和乞讨儿童采集血样,将DNA信息上传至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然后与库内失孤父母的DNA血样进行比对,比对成功就意味着家庭团聚。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寻找被拐儿童工作上有没有难点?

  蒋晓玲:现在,发现这些可疑儿童主要依靠民警的走访,很大一部分因为民众发现后没有主动报告公安机关而未能采集到DNA样本。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寻找被拐儿童的过程中,父母应怎么做?

  蒋晓玲:发现孩子被拐,父母首先要到所在地公安机关报案,申请DNA入库检测。警方证实情况后,就会采集父母的血样,将DNA入库,这一过程中,不会收取任何费用。另外,父母最好能将孩子的日常物品同时送检,因为这些物品上可能会采集到孩子的 DNA 信息。最容易提取孩子DNA信息的物品包括孩子用过的奶瓶、牙刷等,送检前一定不要清洗。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天宇

  实习记者杨力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